狐狸  (圖片取自yahoo圖片)

什麼是妖? 甚麼是人?

什麼是善? 什麼是惡?

什麼是黑? 什麼是白?

自始以來,世界總是存在著這樣的二元分立法則,迫使我們一定要選一邊站。沒有中間灰色選項,因為那會被冠上不倫不類、不上不下、不清不楚,更糟也更慘!因為你不會被兩邊「主流」所接納 (即便他們都會跟你說願意聆聽不同意見;不同聲音,但真的終究是聽聽而已...you know),而自我小團體的互信互惠,或許可以得到一些平靜與安慰,但大家都還是清楚的知道一個源自民主不變的準則:少數服從多數!(至於多數的,我有尊重到你就可以了,but you ... will be "better", don't you think? )

就是這個better(更好)迷思,才使得我們不想像個孤兒的無援而想要有旁人的拍拍頭跟溫暖,想要有個避風港。就是這樣的better欲望,才讓我們總是要再汲汲找尋那可能並不適合我們的模式,只為了成就一個"???"  

"這是甚麼世道? 妖想變成人,人想變成妖。" ---得不到的似乎才是最好的。可是,因為你可以.....所以.....的邏輯條件推論成立真的有這麼重要嗎? 即使看不到天是藍的;感覺到風是涼的;聞的到杜鵑花真的很香,但卻願意用自己最重要的一切來讓這不美麗變得更好一些,它...真的沒有心嗎? 反之,如果樂是建在別人的痛之上,痛是因為感覺自己最重要的東西失去了而怨而報復,只想讓這以不平靜的世界更混亂,還跳動的心跟死了有分別嗎?  天藍/風涼/花香這叫理所當然的白開水,但渴望的是血腥瑪莉的刺激與迷幻。

有人說,小唯好可憐,盼了兩世,終究沒有得到他想要的愛。其實她要的是愛嗎? 這個她在500年前已經體會到了,懂了。這世她要的,是能真正體會做人的感覺,就像放上最後一塊的拼圖一樣,"人生"這樣才完整。只是當人才沒多久,她就知道原來人並非那麼的好當,黑暗的恨念和心計跟妖比有過之而無不及,但個人的力量卻又如此的薄弱與不堪。或許有殘缺才是最美的,因為那讓我們保有想像的美好。就像在霍將軍心中,靖公主從來沒變過,但九霄妖狐小唯又一次大愛了人間。

蛇  (圖片取自yahoo圖片)

電影看到最後,竟讓我突然想起《青蛇》這部電影,一樣的渾沌世道;一樣的人妖情愛;一樣的有假藉整頓秩序為名,深怕自己奉行不悖規則被破壞的正義衛道人士。不同於感官的體驗,白蛇與青蛇想要的只是稍低一層的眼淚。因為會流淚,才代表你有感情,才代表你跨越了動物與人的界線。"當你覺得甚麼事情都贏定的時候,又怎麼會有眼淚呢?" 白蛇對青蛇這麼說。最後青蛇終於哭了,在她殺了許仙的那一刻,在她發現法海也不過偽善的那一刻,因為她發現,原來被背叛的痛竟是如此的傷人,人阿~

Resurrection原意是指耶穌的復活。而就西方的起死回生觀點,常常都只是指形體的回復,可是本心早已在斷氣那刻即煙消雲散,所以,回來的都不過是一個活死人罷了。這不就也像換了心的靖公主? 若要吃心喝血才能生存,縱然保有人的形體及從前記憶,一樣還是人嗎? 

話說一個人的理解境界常是:見山是山->見山不是山->見山又是山。所以有心勝無心,但真心更勝有心阿!(阿彌....XD)

 

創作者介紹

艾瑞克的胡思亂想觀點

艾瑞克03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