彈珠         

記/忘 ... 是很弔詭的兩個字.

自我們呱呱落地後,我們就要開始努力的記. 記得如何去走路;記得如何去喊出第一聲的爸/媽;記得怎麼去寫字,說話;記得......

到了求學時代達到顛峰. 每個人都希望有小叮噹的"記憶燒餅",印了一頁吃下去就能永記在心,大家都想要過目不忘!

只是, "當煩擾越來越多,玻璃彈珠越來越少,我知道我已慢慢的長大了..." , 這時候, 我們反而不想記了.

想忘!

想把煩惱忘掉;想把痛苦忘掉;想把壓力忘掉;想把不開心都忘掉.  但,很奇怪的,這些東西卻像吸住你的血蛭,甩也甩不掉!

忘/記 ... 是很耐人尋味的兩個字, 特別是融合了感情進來後,變成了一種學問.

明明想要逃離情的傷,可是若抽離太快,這樣是不是代表了薄情?不投入?太冷血?

可是若一直霸著咖啡杯與酒精繞阿繞,那究竟是還眷戀甚麼?等著甚麼?笨甚麼??  特別是另一人已急著展翅飛翔,想要有所改變或劃清界線.

然後在往生命的出口走下去,很奇怪的,你會發現:

可能有一天你努力的想記起甚麼,甚麼都記不起來了.

想記煩惱記不起來 -> 努力想忘但早已烙印心中 -> 拼了命也許依舊空白 ... 嘆個氣望望天空,又是一句:  C'est la vie !

 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我是 Eric 的頭像
我是 Eric

就是「艾」說話

我是 Er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