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4679.jpg

原來有的醫師掛號人數這麼多是真的不一樣!

在去看骨科之前,我都沒有原來我是得了這個病的自覺。

其實每天早上下床左腳會疼痛這件事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, Eric 也不知是哪時開始的。

但因為只要走一段時間,感覺就會消失 (典型足底筋膜炎的特色,問 google 大師都會提到),也就沒特別在意。

直到四月份有一個路跑,某天的健身房、跑步機訓練完後,當天也都很正常,沒想到隔天就是噩夢的開始 ... 原來「舉步維艱」的意思就是這樣 ~

剛開始,Eric 也沒有找骨科,而是聽朋友介紹板橋新埔站有一間不錯的推拿去看 (蓁禾堂,一位江師傅的手法真的還不錯)。

只是看了幾次後,Eric 想,既然已經在發炎,如果不先吃藥把症狀壓下來,推拿也不是治本,也才想起去骨科看看吧。

要找哪位醫師,也沒甚麼想法。只覺得大醫院、很有名的掛了只是等時間的夢魘。

因為住新莊,較大型醫院直接就想到「衛生福利部台北醫院」。(疑,阿不是嫌大醫院 ...)

上網看了一下骨科醫師陣容,一位陳興源醫生的預約總是滿的,應該 ... 很厲害吧。( ... 不是不要找人太多的 ...)

人就是一種矛盾的生物。

明明不想跟太多人一起湊熱鬧,但又還是會擔心相較冷清的會不會看了沒效。

55 號,中午看到 12 點的話,應該 11:15 左右到差不多吧。

一到,23號 !!! 而且等了 10 分鐘,號碼都沒變過,是 ... 燈壞了嗎?

終於等到跳號,護士出來問了一下:請問 55 號已經過了嗎?

沒有喔,現在才 24。

那 55 號還要多久?

可能要一點後了吧,你可以先去吃午餐再來。

醫生中午沒休息???

沒有。

( ..... 要說真是佛心來著嗎?)

終於到我時,進了診察間,我才知道為什麼這位陳醫師會這麼多人掛。

不像多數醫生習慣的趕進度問診,只是單方的聽你說,回答,結束,next。

陳醫生除了聆聽回答外,還會提供它的想法和經驗跟你討論。

而且說話也不像大多專業人士習慣的的權威語氣 (這種壓力常會讓人有種我就是因為不懂才來,如果我都懂,我來找你幹嘛?) 反倒是話家常的閒聊。也難怪看一個人會要一段時間了。

身於現在講求「速食、快流行」環境下的我們,耐心已是越來越稀少的產物。

慢工出細活。一昧的只求快而忽略該有的品質,扼殺的也是自己的專業。

在和陳醫師問診 (聊天?) 的過程中,他對於一些個人習慣的剖析也讓我有種赤裸的無奈。

為什麼有人可以這樣,而你不行?

每個人體質、體能本就有天生程度的不同。後天的保養跟努力可以調整、改善,卻無法改變事實。

多殘酷阿!(特別是年紀漸大聽到這樣的話)

聽說這間衛生福利部 - 台北醫院近年來在各項軟硬體方面都改善不少,是新莊居民的福音。

如果下次有骨科方面的問題,不妨也來找陳興源醫師聊聊。(雖然要經過一連串過關斬將就是)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我是 Eric 的頭像
我是 Eric

就是「艾」說話

我是 Er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骨折者
  • 我於106年6月22日骨折,被救護車送到台北醫院急診室,左腳踝斷二根骨頭,急診的內診醫師推薦陳興源醫師開刀,並請陳醫師前來評估,結果就排了隔天早上第一台刀,住院三天。

    就在每月追踪的8個月後,107年2月20日,X光片上明顯看出其中一個鋼釘移位、鬆脱,但更糟的是,我於12月醫師没排掛號後停去二次,這三個月內,我的腰強烈疼痛,並延伸左大腿和小腿,已經無法正常行走。

    今天再去看,醫師竟然說:你恢復得很好、可以走路呀!幹嘛穿福木?好像暗示我無病呻吟,但上次他明明就說腰部X光片顯示我長骨刺,而且我雖然可以走,但每一步都痛到爆,還不能彎腰抬腳了,明顯有問題……所以我不再相信他了,積極找其三名的台大、榮總之類的骨科權威看。

    台北醫院和新泰醫院在新莊的風評本就很差,我算是用身體驗証了,雖然陳醫師的態度十分良好,但手術到鋼釘鬆脱是事實,而且他不誏我提早取出,說若要提早手術,請自負風險,這鋼釘是可以從外面摸到頭這麼突出的恐怖。

    今天,在我回診近十次後,我在診間大哭,因為他推卸責任的態度似乎在說~你又没事,幹嘛找我麻煩?說實話,他有没有醫德我不知道,但我確定他技術有問題。台北醫院是骨科起家,陳醫師是骨科主任,卻是這種結果,我終於理解為何其他人知道我在哪開刀,都紛紛直說台北醫院不好了。
  • 骨折者你好~
    謝謝你跟我分享這個經驗,也希望目前身體已無大礙,逐漸恢復中~ :)

    其實當初寫這篇文,也是在我有足底筋膜炎,看了好多醫生(中西醫都有,後來我自己也知道這個病不是短時間內就可以復原的),後來無意搜尋到陳醫師,去問診後,相較其他醫師的看診方式跟態度,得到的感受。
    雖然當時等的時間真的很 ... 長,但在問診時,不管是細心度或態度等方面,陳醫師的確如同你也有相同感覺,是一位很和善的醫生,所以那時認為這個等待,還算是有值得的。
    我相信你應該有體認,有不少名醫,是等了很久,進去、出來,你只會心裡OS ... 就這樣???

    老實說,我也只有去看陳醫師那一次。
    後來我的問題最後還是去長X醫院,注射了局部類固醇,總算解決了著實困擾我許久的問題。
    一直到目前,改變了我之前的穿鞋習慣還有減少用腳時間,算是沒有太大的復發。

    陳醫師的技術,因為我只看過一次,我無法做評論。但對於你不開心的經歷,假如有是我這篇文章造成的,我想對你說聲不好意思。
    大家只要身體都健康,就是幸福。

    我是 Eric 於 2018/03/07 10:34 回覆